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觉心之路
投稿

从菩提心到空性见

2017-10-12 10:47:40 来源:藏经阁佛教印经网 作者:界文法师 责任编辑:心灵巫师 阅读:

 1.jpg

《入行论》非常殊胜,主要讲上士道这一块,从发菩提心开始到修整个的菩萨行这样一个过程。《入行论》主围绕着四个部分来作引导:

菩提心未生的时候令菩提心生起;

已生起的时候令它坚固不退;

坚固不退的基础上令菩提心辗转增长;

最后做了一个回向,就是把整个修习菩提心的善果回向利他。

所以它用了四个层面的十品的内容来完成的这样一个引导。

一、以布施为前提

我在教学中,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就是说这个《入行论》在六度里面,像“不放逸”品、“护正知”品,都是戒的内容。然后“忍辱”、“精进”、“禅定”、“智慧”。但是它好像少了一个“布施”,布施波罗密它是没有的。这个问题,很多的注解也做了大量的探讨。作为寂天菩萨,他这样一个大德,按理说他不会把进入菩萨行的第一个布施波罗蜜给漏掉的。但是这么重要的内容,恰恰在《入行论》里面没有专门作为一品来讲,所以说这个作为一个公案,那很多的注解都在讨论这个“到底怎么回事”。

后来我在学的过程中间就发现,其实它不是没有布施的内容,而是它这个布施的内容是放在最前面的——它在“受持品”里面其实就已经谈到了。整个的后面的几度,它都是说,你受持了菩提心之后,开始修菩萨行了,它就开始进入后面的这个几度,即“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但是这个“布施”非常有意思,在寂天菩萨的这个安排里面,他把它放在“受持品”里面。

在“受持品”里面有一个偈诵,这个偈诵在我们的《道次第》里面也引用了,它就讲到“为利有情故,不吝尽施舍。身体与受用,三世一切善”,就是说我们这个发菩提心。整个的在寂天菩萨所开演的大乘,发菩提心、修菩萨行的时候,其实是把“布施”作为发菩提心的一个前提和依据来作的。就是说你要受持菩提心的话,你首先就要有布施。这里的”布施”不是像我们简单的给东西、给财物,而是把你的整个身心全部的奉献给一切众生,全部的奉献给无上佛法。就像我们早晨念《楞严咒》前面的“将此身心奉尘刹”,你只有有了这样一个前提,才能够谈的到整个后面的这个发菩提心、修菩萨行的所有内容。所以说首先就是把你自己施舍出去,他这个布施讲的是非常有意思的,它是把你自己的身、你全部的财物,乃至于你的全部善根,全部都布施给众生。就是说你这个身体已经不是你自己的了,做了这样一个布施之后,发了这样一个菩提心之后,你的整个生命是属于众生的,不是属于自己的。

发菩提心就是最究竟的布施。如果一个人成为了菩萨的话,那么这个就是一个最究竟、最圆满的布施。这个布施才能真正称为布施波罗蜜。我们一般在探讨的时候,很多人在讲这个“布施”跟“布施波罗蜜”的差别的时候,很多人认为“布施波罗蜜”就是说摄持了空性、不悭吝是布施。那么如果说我完全没有了执著,我这个布施就圆满了。但是事实上不管是在《道次第》也好,或者《入行论》里面都讲到:你光是不悭贪,那阿罗汉也做到了,小乘的圣者们都完全没有执著了,完全没有对自我的贪执了。但是并不能说他们的布施波罗蜜就圆满了。为什么?就是因为在声闻乘的教法里面,他更关注的是自己当下的这个身心,但是他对整个的法界不做广泛的观察,他也没有这样的一个发愿,把我自己的整个的身心也好、财物也好、包括我修习佛法一切的功德也好,都奉献给一切的众生,他没有做这样的观察跟发愿,这个只有在大乘的布施波罗蜜里面才能谈到。所以说我们看到整个的发心里面是以布施为它的一个前提的,而这样一个布施,它是一个布施波罗蜜,是一个圆满的布施。

还记得我们小时候讲到学习雷锋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其实整个的菩萨行,它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所以一个菩萨,真正发了菩提心之后,经常的会有这样一种意识,就是说“我的这个生命,它是属于众生的”,或者说“它是属于法界的”、“它是属于三宝的”,如果说能用这样的一个心态来生活、做事情的话,那这个菩提心就会比较猛厉,而且也会比较纯正。所以如果出家的话,那肯定你是把自己奉献给三宝了,那肯定是在作佛法的事情。如果你没有出家的话,至少作为一个在家人,也要想到的就是“我这个生命不光是我自己的,也不光是我的家庭的,也不仅仅是属于我的单位的,我也属于社会的一分子,乃至于大到属于整个的众生,整个法界,整个三界的一份子。”要经常的能够把这样的一种意识挂在心里的话,可能我们就会不太一样,就是我们离菩提心会更近一点。但是可能作为初学者,你这样想的时候,可能有时候会觉得挺不容易,或者觉得有点压力。这个过程它必然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但是必须要经常的提醒自己,就是说“我不仅仅是属于这个家庭的”,一定要经常的这样提醒自己,“我不仅仅是属于这个单位的”。如果你能这样想的话,你在你的佛法修学上、你的人际关系上,你抉择你的时间分配等等各个方面就会有改变。

在《略论》里面布施学处的身心生起之法当中就引用了这个偈诵:如《入行论》云:“虽身及受用,三世一切善,为利有情故,无惜当舍施。”谓以身、受用、善根,三者为所缘境,舍于一切有情之意乐,当数数而修习之。我们会看到宗大师他也是这个观点的,他继承了《入行论》的思想,“把自己的身、受用、善根舍于一切有情”作为正生起之法,就是说把这种发心作为布施波罗蜜的正生起之法来做的。而在《入行论》里面就把它作为受持菩提心的内容,就是说你有了这样一个发心之后,你的菩提心才开始产生了,你才算是有了菩提心。所以说这一点非常重要。《入行论》里面甚至把它提的更前一点。《道次第》里面是将它作为行菩提心的内容来修的,事实上在《入行论》里面,在受持菩提心的时候就已经谈到了,就是愿菩提心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谈到了,我们要有这样一个发愿,把自己布施给一切众生的愿力,然后你的菩提心才算生起。

二、以持戒为保障

大乘的发心也好,还是修菩萨行也好,都需要的是真诚的态度。否则的话就会出现一种伪善,或者利用这样一个发心或菩萨行的名目,其实增长的是自己的虚荣心、名利心等问题。我们在《略论》里面学到,你要是想保持今生乃至未来世都不退失菩提心,是要有断除四种黑法,修习四种白法的这个内容。四黑法里面就有欺诳、欺诈、谄诳,让修大乘的人退失了欢喜的意乐,还有就是诽谤,诽谤修菩萨行的善知识和同参道友。我们就会发现,作为真正的这样一个大乘,要让我们的菩提心和菩萨行能够变的纯洁,能够不会被染污和扭曲,心灵素质上它是要求这些内涵的。你不断的去矫正它,远离这四种黑法,修习与之相反的四种白法,在略论里面它是有这样一个强调的,反复的强调。你只有这样的话,你才能够在今生乃至未来世,生生世世不会舍离菩提心。如果说失去了这个真诚,失去了这样一种对大乘教法、对修习菩萨道的其他同修和善知识的敬重、恭敬,可能我们就很容易让我们的菩提心被染污了,或者我们的菩提心很容易就变质了。那可能很快就会失去它。

在《入行论》里面,对菩提心的守护上面,它是由三品来讲的:不放逸品;护正知品;忍辱品。

不放逸品主要介绍的就是谨慎取舍,在谨慎取舍过程中间最主要的就是不舍弃菩提心,它处处讲到退失菩提心的过患非常之大,要求大家不能够放逸,不能够弃舍菩提心,不能够失去对众生的悲悯。

接下来的护正知品主要是观察三门,就是说在生活中间,一切时一切处来提起这个正知正念,来观察自己身、语、意的造作,就是你的言行,你想的这些内在的一些思维,还有你整个的行住坐卧中间,都要有正知正念。所谓的正念,就是要常常觉知到自己当下的状态;正知呢,就是说你不光知道自己的状态,你还要能够知道自己的状态是如法的还是不如法的、你是松的还是紧的、你是端庄的还是不端庄的、你是慈悲的还是不慈悲的等等,你需要有这样一个内涵在里面。所以护正知这一品,非常像我们以前学的声闻教法里面的四念处的一些修行,它讲的是非常细的。好像是南传也有一些长老,他们也很赞叹,并把《入行论》的护正知这一品拿来介绍给初学者。你在学护正知品的时候,你会看到它包括走路的姿态啊、怎么说话等等,都会讲的很细。

我觉得菩提心的发心其实并不难,但是难就是难在守护上面。其实对于大家来说,我若是问“你愿不愿意成佛”,你肯定说“我肯定是愿意成佛”,谁不愿成佛呢。“你愿不愿意帮助众生?”,“我肯定是愿意的”。就是说大家这个心肯定都有,但是关键就是说你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如果说你没有正知正念的话,你就觉察不到。平时座上修你如果都不能够觉察到,你在遇到考验的时候、在遇到一些重大事件的时候,你就更无法提起你的这个菩提心了,所以它的问题是在这个里面。所以,在生活中去护正知,去对不放逸作反复的思维和观修,我觉得就有点像练兵。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真正遇到境界的时候,是在战场,但是平时都是在练习。如果平时不练兵的话,你不可能在战场上打胜仗,这是毫无疑问的。所以说他会有不放逸品和护正知品的这样一个引导。

后面一个就是安忍品,前面两品像练兵,而安忍品就更像是实战的过程了。这里讲到三种忍辱:安受苦忍、耐怨害忍、谛察法忍。不管是哪一种忍,主要是为了断除嗔恚心。有的时候修行很疲劳啊、利益众生弘扬佛法的时候会有很多的违缘啊等等,在这个时候你会产生种种的痛苦,身心的痛苦。

然后你在与人接触的时候,同参道友之间相处、家庭等各方面都会遇到人际关系,这时候就会牵涉到耐怨害的问题。总归我们这个娑婆世界人人都有自己的缺点,每个人都很主观,所以说你不可能不遇到违缘。在这个时候往往就会升起嗔恨心。嗔恨心是菩提心的一个最大的违品,所以这个时候是以安忍品来作引导的。在修安忍的时候,它的引导非常之多,《略论》里面只引了两条思维,那在整个的《入行论》里面是很多的,非常广。

谛察法忍,其实也对空性稍微讲了一点点,断除大自在天等外道所认为的这样一个我执,生起无我的正见。对于佛教的正法,有时候接受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有的时候我们在闻思教理时,也会觉得没有耐心,稍微听一下就烦躁了,或者就会有很多的抗拒。你会发现在这些时候都要修谛察法忍。

以上就是讲到护戒是整个菩提心的保障。

三、以慈悲为核心

菩提心和菩萨行是以慈悲为核心的。整个发菩提心是以大悲为核心。七因果里面,前面几个是大悲的因,增上意乐跟菩提心是大悲的果。他花了很多的导引来讲这个慈悲。在《入行论》里面讲慈悲心的时候,慈悲的导引是放在“静虑品”里面来讲的,整个的“静虑品”里面都是在讲菩提心,跟我们一般讲的这个禅定是不一样的。“静虑品”在科判里面是作为世俗菩提心的增上来引导的。

在这个里面,寂天菩萨从两个方面来讲,第一个他导引的是“自他平等”,第二个导引的是“自他想换”,这两个部分。这个对我们修习慈悲,我觉得是非常的有启发,因为我们在学《略论》的时候,一般都是七因果:从知母、念恩开始观的,然后从报恩生起增上发心,然后再修慈悲、增上意乐,最后这个菩提心就升起来了。在这个《入行论》里面,它的角度是不太一样的,它的第一个部分是修平等心,就是自他平等。那这个自他平等是什么呢?讲到一个偈诵:“首当勤观修,自他本平等。避苦求乐同,护他如护己。”就是说,一切的慈悲心的前提就是观察到一切的众生跟我们一样,都有避苦求乐的这样一个愿望、一个最基本的内心要求,害怕痛苦,希望安乐。他把这个作为整个我们修习慈悲的前提和基础。我们会看到,佛教的这个慈悲心也可以说是一种同理心,它不是简简单单的一种可怜、怜悯。就是说慈悲者和被慈悲者是平等的,意识到我们都有一种共同的内心愿望,就是避苦求乐。既然大家的这种愿望是一样的,所以说我们希望自己安乐的时候,同样也要了解到,别人也有这个愿望和权力。我们渴望别人帮助我们的时候,其实别人也渴望我们帮助他。从这个角度才生起慈悲心的。这一点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了解到这些的话,可能我们在修慈悲的时候,就会用一种好像是高高在上的东西,或者有的时候会觉得,“哎,这个人这么坏,我干嘛要对他修慈悲心”,你会觉得“我修不起来”,“我对可爱的人、可怜的人能修起来”,“有些人很可恨,他又并不怎么苦,我觉得我就是修不起来,”你会觉得自己生不起这个同情心。其实真正的慈悲不是这个意思。所以这些特质上还是非常重要的,有时候发心上稍微偏差一点点的话,差别就是蛮大的。

然后接下来,进一步的修自他相换。自他相换其实就是一个换位思考。自他相换的导引在我们的《略论》里面也有。自他相换的时候换的是什么?从漠视他人爱惜自己,转换成爱惜他人,不要对自己太在意。这样一个自他相换是一个换位思考,这里在讲慈悲的时候,还没有涉及到空性,还没有真正的谈到智慧,最后一个般若波罗密还没有到,它是世俗菩提心的增上。世俗菩提心增上的时候都是带着我执的,那么既然都是带着我执的,有的时候你讲到“我要舍弃自己,爱惜他人”,会感觉到比较难以做到。所以说在这里面为了让我们能够做得到,他就引导的是自他相换,即换位思考。

这个换位思考在《入行论》里面表现的就特别明显,它里面有一段就特别的引导了三种换位:第一个是对不如自己的人做换位思考,第二个是对跟自己平等的人做换位思考,第三个是对胜过自己的人做换位思考。

比如说你在路上遇到了一个乞丐,你给他钱的时候可能会说几句,数落他一下子“你年纪轻轻的,怎么不干什么事情,跑来要钱”,那在这个时候就要提醒到对不如自己的人做一个换位思考,就是把自己换到这个乞丐的位置上,然后想象自己好像就是这个乞丐,自己正在伸手要钱,对方就是原来的那个自己,他洋洋得意,衣服穿的很光鲜,但是我穿的破破烂烂、低着头、伸着手,他在数落我。这时在心里想:其实那个高位的人也不是百分百的优秀,他也有很多的缺点,有种种的贪婪和烦恼,我虽然是一个乞丐,我也有我的自尊心,我也有我做人的尊严,我也有我的一些好的品质,我也有佛性,只不过我们出生的时候,你出身在高贵的家庭,你受的教育好、机遇好。而我出身在平民窟里面,没有遇到一个好的因缘…那么当作这样一个换位之后,我们的心就会比较有所不同,就会有一些对不如自己的众生更容易生起菩提心,就会更容易对他修慈悲了。

然后对平等的人呢,就是换这个竞争的心,就是说大家都平等,那么可能就会互相竞争,总想压倒别人。比如说大家都是平等的,都差不多。那如果说这个领导喜欢一个人不喜欢另外一个人,或者在开会的时候他表扬一个人不表扬另外一个人,那么其他人就会很不舒服,特别的不爽。在这个时候就会有一个嫉妒跟竞争的这个东西出来。在这个时候就引导你做一个换位,观察自己是那个被嫉妒者,然后做观修,看到他有一肚子的委屈,有着种种有苦说不出来的一些内容。

第三种就是换到高位上来。高位就是指那些名气啊地位啊各方面都比自己强,其实这些人也是高处不胜寒的,有时候人到了一定位置上的时候,别人更容易对他品头论足。在这个时候,我们换到他的位置上,想象我们处在这个位置上了,然后别人对我们品头论足,在这个时候你就容易对这一类人生起慈悲。

所以说我觉得整个的这个自他换,引导的还是非常有意思的。当然具体的在《入行论》里面,讲的还是很广的。我今天只是说摘几点比较明显的法给大家说一下。整个菩提心的核心,就是围绕着慈悲来展开的,我们如果在生活中间,把这两个方面经常的能够做起来的话,可能对佛教特色的慈悲会有更多的理解。那么这样来修的话,你不太容易出现一些偏差,心量也就比较容易打得开。不然的话,硬要求自己去修慈悲,有时候比较困难。当然在《略论》里面,前面一个修法,就是七因果的修法也是非常殊胜的,七因果的修法在《入行论》里面是没有的,它可能是跟教派的传承有关。这个七因果的修法,它是把一切众生观想为母亲,从这个角度来修慈悲,也是非常的殊胜。所以说把这几种修法,如果能够都结合在一起,经常做思维,我觉得对我们学大乘的这块教理,就会比较容易产生一些体验。

四、空性见是菩提心、菩萨行的净化和升华

这一块主要是通过智慧品来引导的,在这一品里面寂天菩萨广说空性。在我们的《略论》的学习里面,我们不太碰触到这一块,就是大家基本上学前面的上士道都没有怎么说,后面的止观(奢靡他、毗婆舍那)里面,就是对于空性做观修,就是指导你禅修的时候来做了一下引导。但是对于空性的广说,来分析空性,没有涉及到。这一块在《入行论》智慧品里面其实讲的是非常完整的,你们看看智慧品的科判就知道了,他从各个方面来讲。

首先讲到二谛:世俗谛和胜义谛。导引我们正确的理解空性。一方面从世俗谛来说,中观并不否认万事万物缘起的现象、因果的法则,佛法是不坏世间法的。另一方面胜义谛,从究竟的意义上来讲,我们所谓的一切法都是空性的、无自性的、不可得的。整个的智慧品是从二谛来谈,这样谈的就非常圆满。

我们学习空性不能够离开二谛来谈,这一点大家要非常的注意。在这里寂天菩萨他也指出,有时候我们在说世俗谛法,就不要用胜义谛随便就把空性引到里面,就是说要有语境的。有很多人在学习空性的时候他就会疑惑:“那既然一切都是空的,我们为什么要修慈悲?”“因果还要怎么建立?”在这里寂天菩萨说:“为果不深察”,就是说你在说世俗谛的道理的时候,你就不能够用胜义理去做观察,否则你就无法去谈。

事实上真正的胜义谛是远离言语造作的,它是圣者的境界。所以《入行论》就讲到“胜义非心所行境”,就是真正的胜义谛它不是我们凡夫心所能碰触的东西,我们在这里所说的空性这些,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全部都还在世俗谛里面的,它只是文字般若跟观照般若,但它都不是那个真正的实相般若的。所以在这个过程中,要了知到说的语境。

而且整个的空性的观修,它是一个遮诠的表达,就是说它是只遮不立的。有的人会说到:“你用空可以破有,那你空自身破不破?你要是说这个空见把一切的有见破掉了,那你的空见本身是空的还是不空的?”对方会提出如上的种种问难来。在这个地方,有的外道就会问“你要执着于空,那你会不会解脱?”“你要不执著于空,那么你把你的空也破掉,不又变成有了吗?你要说你的空本身是不空的,这跟你讲的一切法空就是矛盾了!”,所以对方有种种的问难来做辩论。在这个地方,寂天菩萨就讲到我们注解里面引用的这个比喻,这个比喻非常好,叫做“火烧木净”,就是说它把我们的这个执着比喻成木头,把空性见比喻为火,当火把木头烧完的时候,火自动也就消失了。所以说空性是什么呢?空都是在有的基础上才能说空,它不是离开有来说空的,这一点非常重要。就是说所有的火,都是必须有木头才能谈到火,你不能离开木头谈火。所以寂天菩萨在这里面特别的强调对空性要有正确的理解。我们观察空的时候,都是在我们有执着的基础上去观察它的空性,没有执著就不需要去谈空。所以说,在真正证悟的那个瞬间,当你把执著破掉的时候,那一刹那,所谓的空和有都不现起,这个时候偈诵说:“观法无谛实,不得谛实法。无实离所依,彼岂住心前?若实无实法,悉不住心前,彼时无余相,无缘最寂灭。”在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涅槃。《金刚经》里面也讲到,“法尚应舍,何况非法”,或“知我说法,如筏喻者”,过了河这个船就要扔掉,说的都是这个道理。但是“筏喻”的这个比喻,你会想到这个船怎么扔,什么时候扔的问题。“火烧木净”的这个比喻我觉得更形象,它不存在扔不扔,“有”消失的时候,“空”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依据。

当你观察空的时候,该空的空,不该空的是不需要空的。世俗谛里面的这个缘起的幻相是不需要空的,我们要空的是认为它实有自性的这样一个执着。所以佛法不坏世间法。在《阿含经》里面,有一篇经文就说到,有一天一个天人问佛:“阿罗汉他说不说我和我所?”然后佛就讲“阿罗汉是可以说我和我所的”,那叫随顺世间说。所以你会发现佛法讲空性,它是不坏世间的名言量的,它要破除的就是那个实有自性。所以寂天菩萨在这个地方着重广说了佛法的空性正见,来回作了很多的讨论。

然后他就说到空性可以净化我们的菩提心和菩萨行,那么就讲到了这个空性的功德。证入了空性,你才能够对治得失、荣辱、兴衰、称讥等世间八法的诱惑。一般来说,我们无法修习菩提心,我们的修行会举步维艰,其实根本的原因就是世间八法。苏东坡讲“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这个其实是大菩萨跟佛的境界。凡夫的话,在得失、荣辱、兴衰…这些面前,都是有波动的,会受这些的影响。所以说,你要想对治这个世间八法,修空性,是最好的帮助。所以他就讲到,证入空性可以使你对治种种的烦恼,远离八法,在修的过程中可以断除种种的骄慢。因为作为一个菩萨,每天都在发心说“我要利益众生”,就容易产生一种救世主的心态。那么在这个地方,如果说“一切法都是空的,连那个发菩提心的人,他也没有一个本质,对救度的众生也没有这样一个本质”的话,你的这个骄慢就失去依据了。你会进入“度尽一切众生,而无一众生实得度者”这样一个状态,所以说会讲到“空性”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个,修习空性的话,你就可以远离两种障碍:1、贪婪。有的时候,当菩萨在度化众生的时候,得到众生的赞叹、恭敬、回报、供养的时候,菩萨就容易升起贪着,甚至跟众生产生情感的贪爱。在这个时候如果你有空性的话,就不会产生这个问题。2、畏惧。有时候去度化众生时,众生对你非常凶恶,或者还非常得粗暴,缺点非常之多,然后你遇到非常多的痛苦。在这个时候就是要断除畏惧。这个时候叫悲智住轮回。如果说你有恐惧、排斥,你就不愿意在轮回里面,你会急求涅槃,想赶快离开这个世间,进入自己的寂静涅槃里面去。如果说你有贪婪的话,你对这个轮回又产生了执著,就会随业流转。所以说他也讲到,空性可以使你达到无住涅槃,这就是悟空的这样一个果,“智不住三有,悲不住涅槃”的这样一个状态。

整个的《入行论》其实就是围绕着菩提心跟菩萨行的修习,从一开始的受持菩提心发起了这样一个布施,把自己施舍给众生,自己的身、财、受用,包括自己修行的一切善根都布施给众生的角度,升起了这样一个菩提心。然后通过不放逸、护正知和安忍来护持它们。通过精进品的增上,在静虑品里面,通过修慈悲,即自他平等、自他相换,增进我们的世俗菩提心。通过智慧品,对胜义菩提心作增上,让我们的菩提心不断的得到壮大、净化和升华。这样的话,整个的菩萨行就会比较圆满。最后第十品作了一个回向,你们会在回向品的科判里面看到,这个回向分了好几种,它对六道中每一道的众生都作了一个回向,另外他对自己也作了一个回向,都有自利利他,各个方面,都比较圆满的。

《入行论》的内容大致就这么多。大家以后如果有这样一个时间跟因缘的话,还是值得好好的去学一学的,然后大家再回过头来看《道次第》的上士道,你就会看的比较深,而且我们在落实的时候,各个方面感觉都会不同。所以有的时候,教理它也是互相增上的一个过程。当然我们的《略论》有些方面讲的也比《入行论》更细致的地方也有很多。包括七因果的教授,还是非常的仔细的。包括愿菩提心和行菩提心的学处,这些在《入行论》里面都是略略的说了一下,它们没有广说。所以要是能结合起来,那是最好的。然后如果再广一点的话,就看这个《瑜伽师地论》的菩萨地,反正慢慢来,学无止境……

佛教文化订阅号
护持佛法僧
关键字: 责任编辑:心灵巫师

网友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藏经阁佛教印经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藏经阁佛教印经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2006-2016 藏经阁佛教印经网fjcjg.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14029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助印账号
信箱:fjcjg@vip.qq.com   QQ:744479765   电话:15027718435   

冀公网安备 130129020001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