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汉传佛教 > 净土宗

省庵大师:劝修净土诗

2018-06-11 09:23:30 来源:藏经阁佛教印经网 作者:省庵大师 责任编辑:如露亦如电 阅读:

 

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我等与众生,同生极乐国。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我等与众生,同生极乐国。

  文/省庵大师

  (一)

  我教原开无量门,就中念佛最为尊。

  都融妄念归真念,总摄诸根在一根。

  不用三祇修福慧,但将六字出乾坤。

  如来金口无虚语,历历明文尚具存。

  (二)

  一入西方境自融,双眸顿觉翳销熔。

  无边刹土光中现,遍界真身象外逢。

  华衬玉栏红隐隐,树含金殿碧重重。

  色空泯合浑无寄,镜像分明绝点踪。

  (三)

  境胜由来道易修,多生习气一朝休。

  盘中甘露珠圆转,树上摩尼水倒流。

  碧玉莲台承足稳,真金华瓣衬身柔。

  三车已息驰求念,露地安然坐白牛。

  (四)

  琉璃地上绝尘埃,宴坐经行亦快哉。

  锦绣织成行树叶,丹青画出众楼台。

  漫空华雨诸天下,遍界香云大士来。

  何处忽生新佛子,芙蓉又见一枝开。

  (五)

  土净能令心自空,无边妙色现其中。

  千灯互照身光映,十镜交辉佛土融。

  珠网重重悬宝树,天童历历在华宫。

  龟龄鹤算浑闲事,直得虚空寿量同。

  (六)

  称性庄严非外得,天然果报自无穷。

  一尘遍入诸尘里,万法全收一法中。

  华映玉池人倒影,身游佛国地俱空。

  色心依正原无碍,但得情忘境自融。

  (七)

  琼枝瑶草色长新,别有乾坤世外春。

  红蕅华藏金砌鸭,绿珠帘映玉楼人。

  尘沙莫计声闻辈,海水难量大士伦。

  博地亦能容入会,何时得与圣贤亲。

  (八)

  寂静身心自偶谐,寻常历览兴无涯。

  金幢倒映琉璃地,玉砌平铺玛瑙阶。

  自有好华堪供佛,更无尘事可干怀。

  何时得遂平生志,坐对鸳鸯水上排。

  (九)

  我佛慈悲相好身,随机应现不同伦。

  尽虚空界元同体,极一微尘总是真。

  叠叠髻螺山顶绿,弯弯眉相月钩新。

  七重树下金莲上,处处追陪二大人。

  (十)

  相好凡夫皆具足,六通无碍异常伦。

  直将果用为吾用,不改凡身作佛身。

  周顾十方同指掌,遍游诸国似比邻。

  回观此土修行者,龌龊生涯太苦人。

  (十一)

  彼方殊胜事无穷,依正由来总不同。

  铲尽青山铺碧玉,收干沧海出虚空。

  法音自演风柯里,妙义频宣水鸟中。

  诸佛众生同一体,互相周遍尽圆融。

  (十二)

  净土因何独指西,要令心念有归栖。

  一门入后门门入,初步迷时步步迷。

  直就下凡阶上圣,不离烦恼证菩提。

  莲华胜友应相待,何日归来手共携。

  (十三)

  如来本愿非虚诳,称我名皆到此中。

  莫患棘墙无客住,只愁枷锁几时空。

  百川归海水宁溢,万国朝王地岂穷。

  易往无人真可惜,不知何事恋樊笼。

  (十四)

  人传天竺是西方,天竺支那在足傍。

  莫向泥途分净秽,休从火宅辨炎凉。

  三千世界非吾土,万亿乾坤是故乡。

  去去莫愁途路远,不劳弹指见空

  (十五)

  莫说西方为譬喻,须知名与实相应。

  譬甜似蜜非无蜜,喻冷如冰却有冰。

  槐国阿谁招客去,蜃楼何处劝人登。

  如来大圣成虚妄,谤法愆尤忏未曾。

  (十六)

  人言肃杀是西方,死后身空堕渺茫。

  身毒应无生博望,岐山哪有活文王。

  众诸侯各朝天子,四大洲殊睹日光。

  但得往生休恐怖,应知寿命实难量。

  (十七)

  都言念佛是愚夫,得作愚夫亦已夫。

  龙树辩才还拙否,文殊智慧是虚无。

  主人底事凭居易,公据何人问大苏。

  寄语聪明宜佛念,阎君应不爱之乎。

  (十八)

  六字真经堪读诵,谁言名字假非因。

  即名显体方称妙,托境观心易入真。

  蜾蠃祝儿终肖父,蛣蜣丸粪亦遗尘。

  劝君早发西归愿,臭秽何容恋此身。

  (十九)

  娑婆魔外事纵横,寂灭无如安养城。

  苦乐双忘名极乐,死生俱尽说无生。

  佛无彼此皆同体,地有东西是假名。

  何事劝人生彼国,只缘此土道难成。

  (二十)

  若执往生为妄想,岂言住此便成真。

  东西不著尤非理,净秽双忘亦是尘。

  生本无生生四土,见犹离见见三身。

  须知真妄原同体,迷悟由来总在人。

  (二十一)

  才劝往生言著相,尽思贪恋却迷蒙。

  无生毕竟有生在,离相依然住相中。

  念与佛融方是即,心将境异不知空。

  会须心佛双忘后,日照山川处处通。

  (二十二)

  都言净土唯心是,十万余程是外求。

  但执妄心居在内,不知真性体全收。

  弥陀诸佛镜中影,极乐娑婆水上沤。

  取舍厌欣无挂碍,自家屋里任优游。

  (二十三)

  尽说厌欣为障道,谁知净业善资成。

  厌离未切终难去,欣爱非深岂易生。

  何处安居能徙宅,谁人无事肯登程。

  铁围山外莲华国,掣断情缰始放行。

  (二十四)

  人疑念佛恐成魔,魔佛相争不较多。

  了境唯心无挂碍,将心取境便淆讹。

  国君愦愦民方扰,室主惺惺盗敢过。

  须信佛心常护念,波旬束手更谁何。

  (二十五)

  都言处处是西方,平地高山总不妨。

  入厕岂宜还塞鼻,冲泥何事尚褰裳。

  病来那得心无苦,梦里焉知身在床。

  莫话空言违实行,好凭落日望还乡。

  (二十六)

  尽说西方是小乘,小乘原自不相应。

  须知念佛还成佛,大胜为僧又作僧。

  白社远公咸愿往,华严大士亦求登。

  攀龙附凤知何限,底事吾侪不愿升。

  (二十七)

  余教修行歧路曲,此门直入坦途平。

  三祇行远终难就,十念功成便往生。

  大石载舟还不没,苍蝇附骥始堪行。

  扬帆顺水因风便,何惮迢迢十万程。

  (二十八)

  休言极乐苦难生,才说难生是障门。

  佛力自能除业力,信根端可拔疑根。

  深逃私债藏王府,现受官刑遇圣恩。

  早晚相从裹粮去,此生终不负慈尊。

  (二十九)

  莫执坛经排净土,祖机佛语并圆融。

  因言荐理彰吾教,得意忘言显本宗。

  十善齐修焉造罪,群贤共会岂还蒙。

  他方此土何来去,法界明明在眼中。

  (三十)

  念佛若言真漱口,诵经应不用开唇。

  药能医病还成病,火本温身反炙身。

  佛见未生除甚么,凡情尚在断何因。

  劝君莫漫闲言语,只要今生出苦轮。

  (三十一)

  念佛圆通摄六根,耳根谁谓独超伦。

  音闻既是圆常体,名字元非生灭因。

  以念念名名固切,将闻闻佛佛还亲。

  由来二圣皆昆仲,同作弥陀辅弼臣。

  (三十二)

  不信西方不愿生,都由执计未能清。

  持冰唤水须融水,指木为楹岂是楹。

  己佛还从他佛显,正因须藉了因明。

  殷勤苦口缘何事,只为娑婆是火坑。

  (三十三)

  悟后莫言休见佛,应知悟后正求生。

  童蒙未可离师学,稚子犹宜傍母行。

  喆老后身休更蹈,青公覆辙岂堪成。

  会须亲证无生后,回入娑婆度有情。

  宋喆老,住京师大刹,四十年不睡,坐禅精苦。

  坐化后,纸袄亦烧出舍利。后生大富贵处,一生多受忧苦。

  宋青草堂,后身作曾鲁公。

  (三十四)

  借问往生何计策,须凭信行愿俱全。

  信根先向心田种,行足还加愿力坚。

  路乏资粮终不到,马无缰御孰能前。

  但将三事为符契,携手同登九品莲。

  (三十五)

  念佛休嫌妄想多,试观妄想起于何。

  无心收摄固成病,著意遣除亦是魔。

  救火抱薪添烈焰,开堤引水作长河。

  直须字字分明念,念极情忘有甚么。

  (三十六)

  佛声易可除昏散,出口还收入耳来。

  蓦地乱茅随火尽,蔽天浓雾逐风开。

  通身是佛谁为念,遍界生莲不用栽。

  何待临终生极乐,即今端坐玉楼台。

  (三十七)

  弥陀四字绝商量,只贵专持不暂忘。

  若厌平常终隔断,才求玄妙便乖张。

  粗尝橄榄宁知味,细嚼盐齑始见香。

  念到身心空寂处,不劳开口问西方。

  (三十八)

  念弥陀佛贵专精,念到功深念自纯。

  念念圆明真性体,声声唤醒本来人。

  婴儿堕水频呼母,荡子还家始见亲。

  却话从前离别事,翻令呜咽泪沾巾。

  (三十九)

  欲得工夫无间断,直须精进始相应。

  暂时失念云霾日,瞥尔生心蛾掩灯。

  小水长流终贯石,沸汤停火亦成冰。

  往生作佛浑闲事,只在当人念力能。

  (四十)

  念佛欲知端的处,个中殊不计功程。

  尘消古镜光逾远,风定寒潭水自平。

  四性本空心历历,三身叵得佛明明。

  一门具足诸方便,止观匪从渐次成。

  (四十一)

  行时正好念弥陀,一步还随一佛过。

  足下时时游净土,心头念念绝娑婆。

  傍华随柳须回顾。临水登山勿放他。

  等得阿侬生极乐,十方来去任如何。

  (四十二)

  住时念佛好观身,四大之中那一真。

  我与弥陀非两个,影兼明月恰三人。

  空房渐朽应难住,腐栋将颓岂易蹲。

  何日如蝉新脱壳,莲华胎里独栖神。

  (四十三)

  坐时观佛足跏趺,身在莲台华正敷。

  毫相分明随念见,金容映现与心符。

  事如梦幻元空寂,理到圆融非有无。

  何日池头捧双足,亲蒙顶上灌醍醐。

  (四十四)

  卧时念佛莫开声,鼻息之中好系名。

  一枕清风秋万里,半床明月夜三更。

  更无尘累心难断,唯有莲华梦易成。

  睡眼朦胧诸佛现,觉来追记尚分明。

  (四十五)僧

  僧宜念佛痛加鞭,得预莲池清净缘。

  亲听法非徒对本,顿明心不用参禅。

  明师岂若弥陀好,善友谁居补处前。

  一念遍游诸佛国,笑他行脚困山川。

  (四十六)儒

  此方正教在儒宗,但尽今形后世空。

  仁义躬行虽切实,死生才话却朦胧。

  好寻归路思安养,莫认邮亭作故宫。

  净土原从忠孝得,金台上品奏元功。

  (四十七)道

  道家炼运为延龄,用力偏多功少成。

  要识神仙非不死,须知净土始长生。

  持金作钏终无变,弄泡成珠但有名。

  寄语学仙宜念佛,莲池端的胜蓬瀛。

  (四十八)仕

  求官常恨做官卑,官愈高时势愈危。

  太璞不完惭美玉,泥途曳尾羡灵龟。

  已知仕宦空无味,试看弥陀念是谁。

  案牍虽忙姑少置,朝朝十念不宜亏。

  (四十九)隐

  处士逃名远市阛,此身清隐翠微间。

  平分岭上半边月,高枕床头一片山。

  白屋安贫终暂计,夕阳归路岂知还。

  莲华佛国深深处,出世芳踪不可攀。

  (五十)工

  百工居肆易成功,业有专门各不同。

  旋转化工归手内,挽回造物在胸中。

  从来命不由人做,只有心堪自己攻。

  随分妻孥且安乐,团圝头念佛丛丛。

  (五十一)商

  商客经年道路行,舟车迅速每兼程。

  利深不觉风涛险,物重翻将性命轻。

  长恨货多难长价,焉知身死不重生。

  劝君念佛归西去,利比娑婆万倍赢。

  (五十二)渔

  渔人活计在扁舟,南北东西任去留。

  劈破月华沉棹底,移来山色上船头。

  常教妻子张罗网,谁识阎翁下钓钩。

  苦海无边休陷溺,早凭佛力忏深尤。

  (五十三)

  樵夫家住碧山垠,斤斧声中倒乱薪。

  斫断云根穿地脉,凿开石齿露峰唇。

  但看旧冢埋枯骨,不见新坟起死人。

  及早回头寻出路,莲华胎里好藏身。

  (五十四)耕

  农人念佛好殷勤,旋种新秧手自分。

  片笠冲开杨柳雨,一犁耕破杏华云。

  曲肱饱饭欣秋熟,回首思乡望夕曛。

  一片琉璃田地美,天然殊不用耕耘。

  (五十五)读

  世间万事总浮尘,只有诗书差可人。

  千卷西窗残月夜,数编东阁乱山春。

  吟声未若佛声好,书味何如道味真。

  识得自心清净土,文章糟粕不堪陈。

  (五十六)营福

  一等世人修福业,希图来世作公卿。

  假饶位极五侯贵,何似身居下品生。

  施水但滋贪种子,善芽翻长业根茎。

  愿回有漏成无漏,早注华间第一名。

  (五十七)外道

  一心差处路歧逢,自造经书立本宗。

  两扇门边传秘诀,三家村里聚群蒙。

  乐邦有路元平直,佛法无私本至公。

  奉劝回头归正教,弥陀念念见真空。

  (五十八)尼师

  尼师念佛好随缘,莫向深闺处处穿。

  自守清贫为服药,休营痴福更招愆。

  情根断似枯丝蕅,戒体芬如出水莲。

  他日神栖安养国,七珍池上礼金仙。

  (五十九)贫

  贫人念佛莫踌躇,寒饿肠中爱易除。

  灶脚日斜烟未起,屋头露落被还虚。

  深知此界为囚槛,极厌残骸是溃疽。

  无限天衣诸化食,他年极乐任安居。

  (六十)富

  家道休夸堪敌国,从来贵德贱金铜。

  无双富莫如原宪,第一贫唯是石崇。

  徒有千箱遗子息,难将一物见阎翁。

  何如念佛生安养,自性财源用不穷。

  (六十一)贵

  贵人虽贵未为欣,死后还他一个坟。

  三谢园亭空燕子,五侯门户但寒云。

  身登上品方为贵,心悟真如始立勋。

  却到莲池更回首,世间蝼蚁尽纷纷。

  (六十二)贱

  宿业今招下贱身,从来眉眼未曾伸。

  频年辛苦恒随主,毕世勤劳敢怨人。

  好向己躬勤念佛,偏宜净土独栖神。

  他时得预莲池会,入圣超凡贵绝伦。

  (六十三)智

  智人业识每弯环,好把从前念尽删。

  六个字中无计较,一声佛外绝机关。

  物情料破宁知死,世事多能只欠闲。

  毕竟往生为上策,早寻归路自知还。

  (六十四)慧

  慧业文人道易成,休夸才思负聪明。

  数篇未足充饥饿,半字何曾敌死生。

  绮语化为真实语,吟声翻作苦空声。

  乐邦大有佳章在,水鸟风枝尽会赓。

  (六十五)愚

  愚夫造罪恣贪瞋,肯信从来果与因。

  只道现生无后世,可知今日有明晨。

  新移宅舍犹迷向,才换衣裳不识人。

  生死关头真痛切,劝君念佛莫辞频。

  (六十六)痴

  痴人垂老不知休,唤杀朦胧未转头。

  毒病偏将医作恶,沉疴翻与药为仇。

  爱绳易缚禽投槛,欲饵能牵鱼上钩。

  奉劝世缘宜早悟,莲池种子尚堪投。

  (六十七)苦

  世间唯有苦人多,自造新殃可奈何。

  满地蓬蒿春不到,一身枷锁夜难过。

  称怨莫更呼天地,叫痛应须念佛陀。

  三界从来是牢狱,劝君及早出娑婆。

  (六十八)乐

  莫道人间乐事稠,由来乐极转生忧。

  满城华柳携佳客,彻夜笙歌醉画楼。

  但觉酒来人面上,那知死在脚跟头。

  西方净土真为乐,但念弥陀便往游。

  (六十九)闲

  闲人念佛正优游,莫把光阴空里投。

  老有音书头渐白,死无官贴命难留。

  身前预把资粮办,眼底休为儿女愁。

  家在乐邦归去好,自然衣食不须谋。

  (七十)忙

  劝君念佛未能闲,等得闲来病现前。

  心到乱时须著眼,念从忙处要加鞭。

  千军队里单刀入,百沸汤中勺水传。

  佛不碍忙忙自碍,便从今日奉金仙。

  (七十一)少

  少年念佛正精神,莫待衰迟始问津。

  青草半埋红粉骨,黄泉多见黑头人。

  献珠龙女疾成佛,访道善财还证真。

  一旦无常音信至,此时追悔欲何因。

  (七十二)老

  暮年光景苦无多,电影沤华一刹那。

  黄叶渐凋真老矣,秋风将至奈愁何。

  无心不用贪浮世,有口唯应念佛陀。

  珍重临行须努力,莫教万劫自蹉跎。

  (七十三)病

  疾病由来即药方,深知生死是无常。

  重刑受过悲牢狱,剧苦尝来厌革囊。

  念念弥陀休背觉,心心极乐愿还乡。

  何时得受清虚体,寿极河沙不可量。

  (七十四)死

  死时莫漫自惊惶,系念殷勤向彼方。

  脓血渐抛皮袋子,腥臊将脱垢衣裳。

  多生烦恼真疴瘵,一句弥陀是药王。

  苦海深沉但求出,莫愁佛不驾慈航。

  (七十五)寅时

  平旦寅时天气清,东方晓色已初生。

  法身未显仍居暗,慧眼才开始见明。

  安得乐邦今日去,都将妄习一时平。

  遥思供佛诸贤辈,衣裓盛华手自擎。

  (七十六)卯时

  卯时日出气苍茫,万象明明不覆藏。

  香雾丛中华影乱,红尘队里马蹄忙。

  想成处处青莲萼,念熟时时大觉王。

  直待无生生净土,遍周沙界是毫光。

  (七十七)辰时

  食时万户起炊烟,贫富由来事太悬。

  茅屋糟糠犹不继,朱门酒肉尚憎嫌。

  梦中苦乐原无实,觉后身心始不迁。

  安养此时应坐食,遥知百味现其前。

  (七十八)巳时

  巳时日影在禺中,恰恰还差分寸工。

  正念觉来犹有觉,妄心空处未忘空。

  边邪那个非中正,偏曲何人不至公。

  摄受三根归净土,直教万派尽朝宗。

  (七十九)午时

  日轮当午正中天,普见高低物像全。

  今日始知归故里,劫初田地尚依然。

  阿鼻狱中真净土,蛣蜣身里紫金仙。

  迷家荡子殊堪愍,背父痴儿信可怜。

  (八十)未时

  未时窗外日初斜,华影阑珊上碧纱。

  三分光阴还过二,百年身世岂无涯。

  暂居此地非吾土,遥忆西方是我家。

  极乐人民无量寿,不将日月计年华。

  (八十一)申时

  晡时薄晚正逢申,业识茫茫丧本真。

  赡部洲中多苦事,娑婆界内少闲人。

  食中置毒焉知避,痒后搔疮岂厌频。

  日暮飘零不归去,空劳望断倚门亲。

  (八十二)酉时

  酉时忆佛甚悬悬,独倚楼头耸两肩。

  眼逐浮云凝碧落,心随白日下青天。

  更无人去乾坤外,那有书来鸿雁边。

  坐久不知天已暮,却疑身在玉池莲。

  (八十三)戌时

  戌时万事且休论,要把无常念念存。

  大限忽来真黑夜,幽关不晓是黄昏。

  持珠易念生前佛,剪纸难招死后魂。

  预办资粮早归去,莫教前路悔无门。

  (八十四)亥时

  亥时人定绝喧嚣,痛策身心莫漫憍。

  斩断妄心青草死,推开昏暗黑山高。

  泪因忆佛浑难制,愁为思乡不易消。

  遥想白莲华萼上,定知名字已曾标。

  (八十五)子时

  夜半子时群动息,阴阳往复互回旋。

  一轮孤月千家梦,几点残星万里天。

  土自想成宁有外,佛从心现本无边。

  何时永灭迁流苦,华里藏身出盖缠。

  (八十六)丑时

  丑时后夜晓鸡鸣,起坐披衣忆想清。

  一念未生真佛现,万缘才动假名成。

  知缘不实名何碍,达妄无依念自平。

  安得身心归极乐,真空幻有总无生。

  (八十七)正月

  春王正月是新年,贺岁家家设酒筵。

  万户笙歌行乐地,满街华月上灯天。

  目前景物难长好,劫外风光自不迁。

  安养故乡无蜡烛,枝枝相照玉池莲。

  (八十八)二月

  时当二月景堪夸,好念弥陀玩物华。

  浅白梨花初破朵,淡黄杨柳乍抽芽。

  轻烟薄雾莺儿店,细雨微风燕子家。

  争似故乡佳丽地,七重行树语频伽。

  (八十九)三月

  三月清明瞥眼过,伤心无那是愁何。

  满城风雨歌声少,十里山坟哭响多。

  早趁在生修净业,莫教临死怨阎罗。

  故乡春色还长在,想见芙蓉出绿波。

  (九十)四月

  山林四月少尘埃,自念弥陀不用陪。

  新脱素衣摧粉箨,乱抛金弹落黄梅。

  穷途作客真为苦,荡子思乡最可哀。

  料得慈尊应念我,朝朝垂手望归来。

  (九十一)五月

  五月端阳景物偏,龙舟竞渡古今传。

  数茎蒲叶剑刻砺,一树榴花火欲燃。

  苦海无边何日出,乐邦有路几时还。

  玉池流水洄漩处,阵阵香风泛白莲。

  (九十二)六月

  六月人间暑气高,炎炎火宅被焚烧。

  一林树影藏高阁,十里荷华映画桥。

  念佛声悲频有泪,思乡心切更无聊。

  清凉池上何时返,涤尽烦襟水自饶。

  (九十三)七月

  新秋七月气初凉,溽暑将收夜渐长。

  四壁暗风鸣蟋蟀,一池衰草语寒螀。

  深宵倚槛窥残月,薄暮推窗望夕阳。

  客路竛竮久漂泊,苦求佛力早还乡。

  (九十四)八月

  中秋八月有微寒,零露瀼瀼被草菅。

  一树桂华香漏泄,万家明月影团圝。

  长思故国无音信,几欲高飞少羽翰。

  行树重重含佛土,何时亲倚玉栏看。

  (九十五)九月

  重阳九日景偏赊,自采茱萸且泛茶。

  红锦妆成千树叶,黄金开尽一篱华。

  每登山顶瞻乡国,却上楼头望故家。

  想见七珍池沼内,枝枝菡萏大如车。

  (九十六)十月

  十月由来是小春,桃红初破一枝新。

  长看旧冢添新冢,每见新人送旧人。

  万劫死生谁动念,百年身世独伤神。

  回头便是西方路,只要当人愿力真。

  (九十七)十一月

  天涯又见一阳生,六管飞灰气乍更。

  粒粒寒椒梅渐破,尖尖嫩玉柳将萌。

  夜长易得还乡梦,岁暮难为作客情。

  十万余程安养国,寸心耿耿挂长庚。

  (九十八)十二月

  岁尽时穷最可愁,阴云惨惨日悠悠。

  风?万木皆枯骨,雪覆千山尽白头。

  但见过年忙似箭,有谁离苦急如仇。

  那堪尚滞娑婆国,梦里光阴又一周。

  (九十九)

  一自娑婆系业因,多生流转实酸辛。

  须臾出屋又投屋,迅速舍身还受身。

  曾作王侯争国邑,几为蝼蚁丧埃尘。

  这回若不思归去,依旧从前受苦轮。

  (一百)

  弥陀慈父愿门开,摄受群生等一孩。

  脓血团中离臭秽,莲华香里受胞胎。

  但凭净愿为良导,只有狐疑是弃材。

  浊恶娑婆难久住,早同善友赋归来。

  (一百零一)生苦

  业风吹识入胞胎,狱户深藏实可哀。

  每遇饥虚倒悬下,频惊粗食压山来。

  声闻到此心犹昧,菩萨于中慧未开。

  誓割爱缘生极乐,华中产取玉婴孩。

  (一百零二)老苦

  万事输人已退藏,形骸自愧少康庄。

  朱颜一去杳无迹,华发新来渐有霜。

  流泪暗思童稚乐,见人空话壮年强。

  宁知净土春长在,不使身心昼夜忙。

  (一百零三)病苦

  四大因时偶暂乖,此身无计可安排。

  残灯留影不成梦,夜雨滴愁空满街。

  自昔欢娱何处去,只今苦痛有谁怀。

  岂知极乐清虚体,自在游行白玉阶。

  (一百零四)死苦

  识神将尽忽无常,四大分离难主张。

  脱壳生龟真痛绝,落汤螃蟹漫慞惶。

  甘心狱户为囚侣,束手幽关事鬼王。

  何似华开亲见佛,无生无灭寿难量。

  (一百零五)爱别离苦

  生离死别最堪伤,每话令人欲断肠。

  虞氏帐中辞项羽,明妃马上谢君王。

  泪深江海犹嫌浅,恨远乾坤未是长。

  诸上善人俱会处,愿教旷劫莫分张。

  (一百零六)怨憎会苦

  苦事人情皆欲避,谁知夙业自相招。

  有钱难买阎翁赦,无计能求狱卒饶。

  兵败张巡思作鬼,身亡萧氏愿为猫。

  何时得预莲池会,积劫怨仇好共消。

  (一百零七)求不得苦

  穷达由来有夙因,转生希望转因循。

  扬帆屡见沉舟客,挂榜偏伤落第人。

  毕世耕耘难果腹,频年纺织尚悬鹑。

  乐邦衣食天然好,不用区区更苦辛。

  (一百零八)五阴炽盛苦

  逼迫身心苦事多,哀声无地可号呼。

  肝肠断处情难断,血泪枯时恨未枯。

  临海廿年持使节,过关一夜白头颅。

  何当净土修禅观,寂照同时离有无。

  (发愿偈)

  稽首释迦文,娑婆说法主。

  皈依无量寿,净土之导师。

  我今承佛力,阐扬净土教。

  诗成百八章,章各有八句。

  为顺此方机,故以诗演说。

  若我所说语,违背于诸佛。

  欺罔世人者,应受地狱苦。

  百千万亿劫,犹故不能尽。

  如其不然者,幸各生谛信。

  慎勿怀疑惑,而生增上慢,

  及以卑劣慢。由斯二种心,

  自致失善利。伏愿见闻者,

  展转递相劝。若有劝一人,

  乃至于多人,功德不思议,

  譬喻莫能尽。愿以此功德,

  普及于一切。我等与众生,

  同生极乐国。

佛教文化订阅号
护持佛法僧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有一种佛事叫“还寿生”,这“还寿生”有一本经,叫《佛说寿生经》,这部经是一部伪经,但是很多人就相信它。[详细]
念佛法门,乃律、教、禅、密、诸宗之归宿,人、天、凡、圣、成佛之捷径。[详细]
关于念佛方法,净土宗经典与历代祖师大德提供了诸多繁简浅深的行仪。现代修行人可结合自己的工作生活状况,选择一种合适方法修持即可。[详细]

Copyright2006-2016 藏经阁佛教印经网fjcjg.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2014029号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 | 助印账号

信箱:fjcjg@vip.qq.com   QQ:744479765   电话:15027718435   

冀公网安备 13012902000109号